神元境同样是被分为一到九层。

在天域的二重天之内,凡是能够抵达神元境的修士,绝对都是呼风唤雨的存在。

最重要,神元境的强者已经有了开创顶级势力的资格了。

如今只是天血族内的一个年轻一辈,就拥有了神元境二层的修为,这自然是让沈风有些回不过神来的。

封王见沈风略微愣神的模样,他笑道:“其实你不必有太大的惊讶,尽管这里对修士的修为有限制力,但只要修为不超越神元境,我们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。”

“如今,当初被镇压在这里的人,只剩下我一个人还活着了,我的修为远远超越神元境,但在这种限制力下,我暂时被压制到了神元境九层之内。”

“只要这里的限制力有所改变,我的修为便能够快速的恢复上去。”

“而其余天血族人,因为是后来才在这里出生的,所以他们之中,很多都被困在了神元境九层,其实他们早就能够突破修为了,等你改变这里的限制之时,很多天血族人会瞬间突破多个小层次。”

“我想你也听说过我们天血族的一些事情,凡是我族出生的婴儿,从一出生就会拥有凝道境九层的修为。”

“这是上天让我们赢在了起跑线上。”

“甚至,一些天赋强大的天血族人,在出生的时候,其修为能够超越凝道境九层。”

“我当年出生的时候,修为便已经抵达了星源境六层。”

“而思芸这丫头的天赋比我更强,她出生的时候,修为瞬间抵达了星源境八层。”

“如若她在天域的三重天之内,凭借她的天赋,她如今的修为绝对不止神元境二层,而且我可以很肯定,假如真的在三重天之内,这丫头早就大放光芒了。”

“是这处小世界的修炼环境,一定程度上的限制了她的成长速度。”

“现在这里的天血族,总共有两千多人。”

“其中神元境的修士有八百多人,而在这八百多人之中,抵达神元境九层的有四百五十人,其余四百多人在神元境一层到八层之内。”

“而塑魂境的修士有一千两百人左右,剩下很少一部分人,在塑魂境之下。”

“这便是现在整个天血族的构成。”

听到这番话之后。

沈风心里面真的倒吸了一口冷气,光光神元境的强者就有八百多人?

在二重天之内,每一个神元境的强者,可都是顶级势力内的定海神针啊!

最重要,其中神元境九层的修士数量,都抵达了足足四百五十人,这简直是一股强悍到极致的势力。

当然,这是对于二重天而言。

再说,塑魂境的修士也足足有一千两百人左右。

在二重天之内,塑魂境的修士也可以称之为是强者了,毕竟一流势力内的最强者,也只是在塑魂境而已。

封王见沈风陷入了沉思之中,他道:“你现在别想太多了,刚刚我已经对你说过了,以如今这幅画的损坏程度,你最多只能够带出一名天血族人,而且被你带出去的天血族人,最多在外面的世界停留五个时辰左右,就必须要重新回到画内的世界了。”

“除非你利用一些特殊之法,直接还我们自由之身,我们才能够一直留在外面的世界。”

“当然,据我所知,如若你想要还我们自由之身,就必须要一下子,让我们所有人全都脱离这里,不能单独只还某个天血族人的自由。”

闻言,沈风尴尬的笑了笑。

谁知道天血族人还拥有什么手段?

如若真的一下子给了这么多天血族人自由,那么谁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?沈风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来赌。

封王见沈风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,他也只是随意的笑了笑,他对如今的二重天也不感兴趣。

暂时帮沈风做三百年事情,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最起码沈风能够帮他增加寿元,还能够帮其余天血族人增加寿元。

从天血族的角度上来看,这是一个不会亏的交易。

“我会抓紧时间让这幅画恢复的,在我更近一步掌控之后,我肯定会把这里的限制力放宽,让你们可以在这里继续往上突破修为。”沈风对着封王等人说道。

封王点了点头,他现在完全是调整好了情绪,暂时不再去想着仇恨的事情,只把沈风当做一个合作对象。

他说道:“抓紧时间修复这幅画,放宽这里的限制力,对你也是有很大好处的,到时候,你就能够带着更多的天血族人出去,而且天血族人在外面世界中,能够停留的时间也会延长。”

“如若我们这些天血族人能够全部出去,估计可以直接横扫整个天域的二重天了!”

“当然,也许还用不到这么多天血族人一起出手。”

沈风对于封王这番充满傲气的话,心里面也是非常认同的,毕竟一个顶级势力内的神元境强者数量,绝对不会太多的。

就像沈风知道的天绝宗内,总共才只有两名神元境的太上长老存在。

如若沈风身边能够跟着八百多名神元境的强者,那么他绝对能够在天域二重天的任何地方都横着走,哪怕是中神庭也肯定不敢乱放屁。

如今的天血族已经衰败了,可光光是一个衰败的天血族,就有如此深厚的底蕴,那么曾经差一点成为天域第一的天血族,到底有多么的强大?

当年刘弃能够镇压天血族,看来这第一古画对天血族的克制力,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大啊!

“既然我们达成了合作,那么现在你可以说一说,你将来想要做的事情了吧?”

“你让我们帮你做事三百年,你肯定是有什么必须要完成的目标。”

封王看着沈风说道。

之前,沈风只是对刘弃说过自己的目标,不过,天血族暂时是在他的掌控下的,他觉得也没必要隐瞒,他道:“我想战胜天域之主,将整个神庭全部推翻,重新制定天域的规则。”

此话一出。

封王、封易和封思芸全都一脸的古怪。

其中封思芸嘲弄的说道:“你确定自己不是在说梦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