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风手臂随意一挥,面前的青色防御便散去了。?

他看着依旧处于震惊中的柳乘山和秦万河,道:“只是刚好对这一招有了一点感悟,所以才将这一招勉强修炼到了入门。”

眼下,沈风只能胡乱编造一个理由了。

闻言,柳乘山和秦万河心中不太相信,他们认为这完全是沈风的可怕天赋。

这两个老头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逐渐将内心的波澜平息了下去,他们心中对沈风的欣赏更加剧烈。

“沈小友,你不必如此谦虚,这次来地球走一遭,不说其他的,光光是能够结识你,这便是这份巨大的收获了。”秦万河十分真挚的笑道。

沈风随意在秦万河身旁坐了下来,道:“秦老哥,我之前也听说过你的事情了,我想以你的性格,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宗门。”

听得此话,秦万河眼神微微一顿,道:“沈小友,你为何如此肯定?”

沈风回答道:“这是我的直觉,再加上我看人一向很准。”

“秦老哥你如此直爽,对于战斗有着难以想象的坚持,像你这样的人,只会一心追求战斗的极致。”

听完沈风的话之后,秦万河拍了拍沈风的肩膀,道:“沈小友,我该怎么说呢!”

“能够在踏进棺材之前,遇到小友你这样一位忘年交,这真的是上天对我不薄了。”

说话之间。

他的眼眸之中充斥着一些悲哀和自嘲。

一旁的柳乘山也不禁叹了一口气,他应该是知道秦万河的往事。

片刻之后。

秦万河看向沈风,道:“沈小友,当年我所在的那处正道宗门,哪怕到了如今,也依然是二重天顶级势力内的强大存在。”

“而我当时是那个宗门内的第一天才,我和宗主的儿子是好兄弟,我的父母因为我的缘故,也加入了那个宗门,成为了宗门里的内门长老。”

“我的师父是那个宗门的大长老,他有一个极为漂亮的孙女,而且天赋非常的高。”

“那时候,我师父的孙女对我非常有好感。”

“不过,宗主的儿子在追求她,而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。”

“所以我真心希望我的这位好兄弟,最后能够和我师父的孙女走到一起。”

如今秦万河连曾经自己宗门的名字也不愿意提起,可想而知,他对曾经所在的宗门是多么的绝望。

柳乘山注视着秦万河。

他知道这件往事,曾经秦老头只对他一个人提起过,如今二重天之内,流传着各种秦万河背叛宗门的版本。

可能那个宗门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,所以那宗门到了现在,也并没有对外面具体公布事情的经过。

只是对外宣称秦万河背叛宗门。

这件往事是秦万河的一块伤疤,

当初秦万河逐渐把柳乘山当做至交好友之后,他才将这件往事告诉了柳乘山的。

如今他和沈风认识没多久,却已经在说出这件往事了。

或许是刚才沈风的相信,让秦万河这老头十分触动。

慢慢的。

从秦万河的眼眸之中,有不甘和愤怒在滋生:“后来,我在宗门内越发耀眼,甚至很多长老认为我能够成为今后宗门内的宗主。”

“我对这一切都没有放在心上。”

“忽然某一天,我的那位好兄弟,也就是那时宗主的儿子,约我在后山的一间木屋见面。”

“那里是我师父的孙女平时修炼的地方。”

“以前我们三个经常一起谈论修炼上的事情,所以我认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见面。”

“不过,当我踏进木屋的时候,里面一片黑暗,当我感觉不对劲的时候,我便已经昏厥了过去。”

“在我头昏脑涨的醒来之时,我看到我师父的孙女,全身没有穿衣服,就躺在我的身旁。”

“而我身上的衣衫也被脱掉了,我当时脑中思考不了太多问题,尤其是发现我师父的孙女已经断气,我更加慌乱了。”

“当我刚刚穿上衣服的时候,我的师父、宗门的宗主和我的父母等人,全部冲入了木屋之内。”

“接下来我想辩驳也没有机会,宗主在我师父的孙女身体内,感知出了我的气息。”

“而我师父和我父母他们也都做了确认,我当时百口莫辩,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相信我,这其中也包括我的父母。”

“那时候,我的父母大义灭亲,立马和我断绝了任何关系。”

“而我的师父直接废了我一身修为。”

“我看到我的那位好兄弟,在人群之中,浮现了一抹嘲弄的笑容,虽说那笑容一闪而过,但我可以十分肯定,我真的看到了。”

“我知道这一系列事情都是我那位好兄弟做的,可当时真的没有人再相信我了,最后我被关入了宗门的天牢之内。”

“我以为我会在那里慢慢等死。”

“不过,在宗门定下将我处死的日子之时,当天晚上有一个黑衣人潜入了天牢之内,并且制造出了混乱,将我带出了宗门之内。”

“在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,我才知道将我救出来的,乃是宗门内的二长老。”

“在之前,我曾经顶撞过二长老,而且和他的孙子发生过摩擦。”

“我问过他为什么要救我?”

“原来是很久之前,我在外面历练的时候,在一片荒野之中,当时魔道中的第一美人,曾经想要拉拢我,并且愿意嫁给我,而且只要我答应,可以直接要了她的身体。”

“那时候我直接拒绝了。”

“可我没想到,二长老当时也在附近,只是我们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,而他却感知到了我的一切。”

“魔道的那位第一美人,要比我师父的孙女漂亮上很多,所以二长老根据这件事情,认定了宗门内的事情不是我做的。”

“到了那时,我才知道了二长老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,而且他明确的说了,就算他说出自己的观点,肯定也不会得到别人的认同,毕竟他一直和我师父不合,别人只会认为他是给我师父添堵。”

“之后,没有修为,甚至是丹田上出现裂纹的我,开始了四处漂泊,可能是上天还眷顾我,竟然让我获得了一种名为灭生诀的功法。”

“这种功法在修炼的过程之中会消耗寿元,唯有突破到一定的层次之后,才会慢慢的不对寿元造成影响。”

“但是,这种功法有修复丹田的作用,所以我当时没有丝毫犹豫,踏上了修炼灭生诀的道路。”

“我只想有朝一日能够让那些人看清楚,我秦万河当年并没有做过任何亏心事,我一直都无愧于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