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现在吗?”福尔马林紧张道。

“就是现在!一举荡平他们!”凯门咆哮道。

自燃之语,便是小兄弟会的火芒。那其实是一句话,一句世人几乎不能主动想到的一句话。

一旦脑子里想了那句话,就会强制自燃。

无论火抗多高,就算身体的燃点是一万度,也会烧起一万度以上的火焰。

也就是说,越低抗,反而火焰温度越高。

唯一的办法,只有在自燃之后,再去扑灭。但是该效应,最可怕的是,二次燃烧,甚至三次四次。

很简单,人很难控制自己大脑想什么,越刻意不想什么,就越会想到什么。

跟螳螂刀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想着砍自己,其实已经把自己砍死了……

那句触发自燃的一句话,一旦触发了一次,除非立刻忘掉,或昏迷过去,否则只要还在思考,几乎会一直自燃下去。

一个念头岂是说不想就不想的?越不想,就越在想。

当初以蓝白社的经验,都被这特性整得损失惨重,大量民众伤亡。

奥术寡头文明,骤然面对,恐怕会束手无策。

他们孤注一掷,而凯门,也正是等待此刻!

“轰!”

一发发导弹发射到了战场各处,但与之前的攻击不同的是,这次导弹并没有装填炸药,而是大功率的公放喇叭。

这些坚固的喇叭被抛洒在各处,广播着自燃之语。

不仅如此,全体作战人员,都封闭自身的听觉,点开身上的随身音响,开始播放预设好的一句话。

还有大量的电磁广播,以奥术寡头文明熟悉的频道,播放无线电,朝着对方的飞船发送!

其实敌人不需要理解自燃之语的语言,他们听到了,心里回荡着这句话,就足以触发了!

一旦如此,他们身体顷刻间就会燃烧起来!

霎时间,火烧联营!

因为北线的部队撤回来,奥术寡头文明的大军,收束在两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。

这是最密集的时候!凯门的机会找的很好,无数敌军冷不丁地听到自燃之语,一个个化作火人。

周围的人都烧起来,火连着火,他们就仿佛置身于熔炉一般。

“这什么!前面烧起来了!”

“诶?蓝白社这是在说……啊啊啊!”

这突如其来的特大效应扩散,横扫战场,无数人在火焰中打滚,挣扎。

大火随着声波,朝着四面八方荡去。

声音就好像是火把一般,将一根根干柴点燃!

“腾腾腾!”

一个又一个敌人被莫名点燃,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人,皆没有幸免,在战场上痛苦翻腾。

凯门也亲自冲上战场,化身白色威装巨人。

见到这一幕,所有社员也都从掩体中出来,反冲向敌军。

“封锁全频带通讯!”

“反击!消灭所有敌人!”

凯门坚持这么久,便是在等待这个机会。

这招倘若用早了,尽管能杀伤很多人,但敌人之后必有防备,后续还会有更多大军降临。

所以他必须等到敌人主力基本上都到了以后,并且分布较为密集,突然使出。

不仅如此,他还得保证敌人大部分在南线战场。

因为南线没有美军,而且民众早就疏散干净了,只有社员。

所以这种无差别的攻击,只能在这个时候用。

其实,能不用,还是不用得好。

一旦一举没有消灭敌人,让他们储存了这句话,以后反向投放,在地球扩散,就大事不妙了。

所以无论如何,一旦用了,就必须把战场上所有敌人,都消灭干净!

必须一举成功!

为防万一,在把电磁广播发给对方飞船后,凯门还用幽灵计算机,封锁了全频带通讯。以免对方用数据支配,把这句话扔进互联网。

一环连一环,前面所有的牺牲,都是在为这一刻而努力。

凯门憋闷了许久,看了太多牺牲,此刻终于如雄狮一般,咆哮着冲进已经烧成一团的敌人。

“杀啊!”

拢共不过千人的蓝白社,反冲向遍布平原的恐怖人潮。

敌人所谓的孤注一掷,在凯门的提前布置下,恰恰成了最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刻!

无数的助燃剂、氧气手雷砸向敌军,大量的助燃气体被社员用空气墙支配,轰向敌人。

不需要任何引燃物,敌人自己就是一身的火。

火上浇油,火上喷氧,各种压缩的助燃气体,以导弹的形式填充往敌人后方炸,这比什么炸药都有效。

对方的火抗很高,不少基因改造得可以抵抗一般的火焰,这导致自燃之后,火焰温度极高。

茫然、崩溃、不解、恐慌……随着大火在敌军中蔓延。

……

待墨穷赶到时,战场上的大火,已成冲天之势。

遍地都是焦土,遍地都是尸骸。奥术寡头文明,最后孤注一掷,派了多少人,蓝白社不知道,只知道现在,已经全军覆没。

一把火……烧了个精光!

官渡、赤壁、夷陵之战,与其相比,不值一提。

没有比这更惨烈的战场了,此次五大文明入侵,最大的绞肉机,便在这里。

消息传来,一些退到后方,被外围人员保护的美利坚议员,都快疯了。

人啊,这都是人啊……收容物用于战争,便是如此恐怖,他们终于理解到,几十年前各国为何选择把收容物交出来了。

因为在二十世纪前中期,各国就是在战争中使用收容物,两次大战的惨烈让他们渐渐意识到有些收容物一旦运用到战争中,人类会毁灭自己。

“投降!我们投降!”

“别过来!”

“什么东西!你们念了什么咒!”

待敌人大体灭绝时,蓝白社员就停止播放自燃之语了。

此刻还幸存的人,他们能幸存,本身就说明,他们没听到那句话,或者没听清。

“毁灭所有声音载体,电磁波记录载体!”

凯门指挥着社员收拾残局,自燃之语用得好,是种族灭绝级的,但若是被敌人所得,就是反噬己方了。

“这里损失如何?”墨穷叹道。

凯门摇头,只是问道:“其他地方呢?”

墨穷说道:“都结束了,澳洲那边有云界旗,敌人来多少都是被困死在里面,巴尔都把敌人杀崩溃了。”

“大卫也是一样,克苏鲁是超大范围心灵冲击,符文联邦也是全军崩溃。”

“亚当斯那边也损失不大,他精神力达到极限,用贝斯特金属笼罩了整个莫斯科。锁死了暴血帝国的降临区,如今也被我打崩了。”

“东京不必说,我用了三百天时间……”

凯门长叹道:“对不起,我这里损失最大,社员,就剩这些了。”

墨穷一看,他能看到的社员,不过千人。

这些人加上其他战区剩下的四五百名社员,合起来全社上下,正式社员竟然只有一千五百人了。

“奥术寡头文明,虽然是五大文明中最弱的,但在地球,却反而最为适应。他们的科技发展速度很快,一开始只有激光枪、手炮之类的,后面导弹技术突飞猛进,连火箭都有。而在前不久,直接掏出了成熟的纯科技核聚变飞船……”凯门说道。

墨穷皱眉道:“我不相信这是单纯的科技爆炸,所谓的科技爆炸,是指一百年,几十年内,技术突飞猛进。单位至少也得是‘年’吧!”

“而他们呢!短短几十分钟,已经不是科技爆炸了!就算把前面潜伏的时间都算上,三个多月,科技进步成这样……这叫爆炸?这叫开挂!”

凯门沉凝道:“你是说……他们背后有人相助?”

墨穷说道:“也许奥术寡头文明,就是天启者的棋子。阿斯瓦人说过,奥术寡头文明和他们差不多,既然阿斯瓦人当初没能捕捉坐标,奥术寡头文明也应该没有才对。可它却和其他四大文明一样,三个月前就潜伏过来了。”

凯门点头,前五大文明,应该是天启、符文、帝国、天道盟和教皇国。

结果天启不见影子,反而来了个奥术寡头。

如今科技又在战争的短短三十分钟里,碾压了地球几百年的科技发展。

说这是天启者的棋子,完全有可能。

墨穷看着已经崩溃的幸存者们,说道:“带回去审讯,奥术寡头的技术,到底是怎么来的。”

……